2019涂料行業幾問

2019/3/4 9:40:37

2018年匆匆流去,2019年悄無聲息地來到。時間是有刻度的衡器,一年的開始也必然具有里程碑意義,所有的改變,不妨在此時改變。提出幾個關于2019年的涂料市場環境幾個問題,讓我們一起與過去作別與心中憧憬相邂逅。

1 建筑涂料還有未來嗎?

2018年我國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包括城市群規劃、都市圈建設、新生中小城市培育、特色小鎮發展,同時先后出臺舊城改造、城鎮保障性住房建設、棚戶區改造、鄉村振興等政策,成為建筑涂料需求新的增長點。

此外,新涂重涂市場并行,居民消費加快升級,帶動家裝重涂、高端環保涂料市場發展。數據顯示,2012-2017年我國建筑涂料產量不斷增加,年均復合增長率達9.8%。2017年我國建筑涂料產量達到745萬噸,同比增長8%。我國人均建筑涂料消費遠低于世界平均水平,隨著中國涂料市場發展成熟,中國建筑涂料市場可以說是還有大幅增長的空間。

但是,有數據顯示“現在中國住宅人均1.1套,人均建筑面積大概在35-40㎡之間”,中國住房**短缺的時刻已經過去了(具體文章可查閱“從房地產數據看中國建筑涂料的未來”),未來增加幅度有限,甚至還會出現下滑現象。

所以說,你覺得建筑涂料還有未來嗎?

2 藝術涂料還有火嗎?

自2015年下半年開始,在整個涂料圈不太“景氣”的時候,藝術涂料火了,火的一塌糊涂,以****黑馬之勢,成為涂料行業的新亮點。包括嘉寶莉、巴德士、三棵樹、美涂士、華隆、瓦科、莊典等等國內涂料企業紛紛推出自己的藝術涂料品牌,而立邦、多樂士、TASSANI等外資品牌也陸續進入中國市場,似乎多年來培育的市場一下子成熟了,到了“采摘期”。

根據歷年“藝術涂料嘉年華”概況顯示,“藝術涂料嘉年華”從2016年****場的參展單位20個藝術涂料品牌,參展專業觀眾1300人,發展成為參展單位50個藝術涂料品牌(新增國外品牌展區),參展專業觀眾5000人的大型展會。從側面映射出,藝術涂料的確“火”。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藝術涂料風口的“風”逐漸息了下來。一方面,跟風介入的涂料品牌逐漸回歸正軌(巴德士已更偏向水性涂料和兒童家具漆領域;三棵樹與圣馬可藝術漆分道揚鑣,并持續加碼工程渠道...);另一方面,終端情況與市場情況局部市場的藝術涂料市場相悖,店面關店率和開店率一樣大,甚至部分偏內陸市、縣已經被藝術涂料品牌****放棄。

同時,藝術涂料產品在扣除產品進口運輸成本、人員工資、宣傳造勢、開店支持等成本,實際利潤所剩無幾。

所以說,你覺得藝術涂料還會火嗎?

3 水性涂料可以收割嗎?

在環;瘱|風的吹拂下,水性涂料產業在**近幾年得到了突飛猛進的發展。

2015年之前,我國水性涂料在整個涂料行業占比不足20%水平。2015年下半年之后,國家環保政策逐步從嚴,人民環保意識不斷加強,對具有環保性能的涂料需求增加,加上國內涂料企業不斷研發新技術,水性涂料整體產量、產值均有所增加。

根據數據顯示,2008年-2017年年水性涂料的市場規模在不斷擴大。2017年,我國水性涂料產量約為884萬噸,同比增長13.2%。目前水性涂料占整體涂料總產量的比重在30-40%水平,國內溶劑型涂料占比達52%。

其實,目前我國水性涂料占涂料行業的比例尚低,而且主要集中建筑內外墻,工業方面也尚處于起步階段。而反觀國外,在歐美國家,汽車涂料領域方面,80%以上的汽車底漆、50%以上的閃光面漆已基本實現水性化。在德國,建筑涂料中有93%都使用水性涂料,發展較慢的挪威也有47%的建筑涂料實現了水性化。

目前很多消費者對水性涂料的認識都不是很****,對水性涂料的相關性能仍存在很大的質疑,這很不利于我國水性涂料市場的發展。而且隨著我國涂料技術的進一步發展,粉末涂料、無溶劑涂料、光固化涂料等環保型涂料發展也愈加快速,擠壓水性涂料的市場。

所以說,水性涂料可以收割嗎?

4防水涂料會成為新寵嗎?

2018年,中國涂料行業彌漫著的“寒氣”格外地刺骨。但是,有一個細分品類視乎格外火熱。

東方雨虹今年上半年營收為56.13億元,同比增長25.26%,科順股份上半年營收12.49億元,同比增長19.72%,凱倫股份上半年營收為2.46億元,同比增長34.91。2018年12月18日,德高更是透露出其母公司法國派麗集團2018年銷售額突破30億元。在一片飄“綠”的情況下,防水涂料卻“紅紅火火”的。

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約598家規模以上(主營業務收入在2000萬元以上)企業創造的主營業務收入達1059億元,考慮到還有眾多中小企業,中性假設下(規模以上企業和規模一下企業各占一半),行業空間超過2000億元。

同時,我國主要建筑防水材料供需仍存在較大的缺口。從供給角度而言,2018-2023 年我國主要建筑防水材料產量及預測情況如下:

建筑防水材料可應用于房屋建筑、鐵路、地下管廊等多個領域,僅從建筑房屋對防水材料的需求角度而言,建筑防水材料行業未來的市場容量直接取決于建筑房屋施工和維修面積。在建項目的防水施工面積占建筑面積的比例平均為 32.15%,竣工項目該指標的比例為32.83%,據此測算,2018-2023 年全國防水施工面積需求面積及供需缺口如下:

由此可見,防水涂料的市場還是相當的廣闊。根據《涂料經》了解,近期已有多家涂料企業大舉進軍防水涂料領域,蠶食大蛋糕。

所以說,防水涂料會成為新寵嗎?

5 兒童漆已經脫離“兒童期”?

2004年甚至更早,兒童涂料產品就已經成為中國涂料市場的“大明星”之一。

特別是在2010年之后,隨著越來越多的消費者認識到涂料產品環保的重要性,以及中國社會越來越明顯的“以孩子為中心”的家庭觀念的確立,一時間兒童涂料成為涂料消費市場炙手可熱的熱點,催生了眾多涂料企業進入該領域分食蛋糕,兒童漆市場發展到達了頂峰。

據業內知情人士透露,高峰時市場上的兒童涂料品牌有數十個之多,無論是外資大品牌還是國內企業,都將拓展兒童場所用涂料的市場作為企業發展的一個方向,而且很多少專門從事兒童涂料生產和銷售的涂料企業也是在那個時期誕生的。

然而,兒童漆市場繁榮的背后,“概念炒作”的質疑“如影隨形”,其爭議點主要在于功能界定上的模糊、無標準參照物以及價格高企之間的矛盾。直至,《兒童房裝飾用水性木器涂料》、《兒童房裝飾用內墻涂料》兩項國標的出臺,兒童漆終于得以“正名”。

都在人們為兒童漆“松一口氣”的時候,但從如今的情況來看,當沒有了外界關于標準的質疑與關注,兒童涂料市場的表面繁榮現象似乎也悄然落幕。

一家曾經在兒童涂料領域做得風生水起的中小型涂料企業負責人告訴涂料經記者,他正在迷茫于企業該如何轉型——放棄兒童涂料吧感覺不甘心,做其他產品品類也沒有太大的把握;但是繼續做兒童涂料,似乎也已經沒有重返昨日輝煌的希望。(欲想閱讀更多,可查閱““收割”兒童涂料”)

所以說,兒童漆已經脫離“兒童期”?又該何去何從?

但是我相信許多人還是對2019年抱有希翼,但同樣對于2019年有很多疑問,那么2019年究竟如何?讓我們共同來期待吧。


在線客服
關注你附近

銷售熱線

133 5900 4078

新蒲京棋牌官方 网络游戏排行 秒速赛车投注技巧 大嘴刨大王官方下载下载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 官网河内五分彩 炒股什么app好用 九游棋牌苹果下载安装 股票行情k线图 开元棋牌游戏